簡介

( 顧斐表示從洪荒穿回現代實在是太香了。就算是靈氣稀缺的末法時代那也香,尤其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鹵煮鹹鴨,醬雞臘肉鬆花小肚兒,晾肉香腸……蛋糕甜點下午茶,宵夜烤串小龍蝦……賊香。………………………………………………………………………………但是後來……是什麼導致一個吃貨甘願吃鹹菜,是什麼讓一個吃貨談菜色變,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某個男人眼神黯淡:“你,你是不喜歡我做的菜嗎?那,我以後就不做了……”顧斐無奈,端過盤子。顧斐:嗚嗚嗚~自己選的男人,做菜再難吃也要跪著吃完T^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