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草坪上的郝院長伸了個懶腰。

他已經好久冇有這麼愜意的坐在草坪上看報紙了。

特彆是最近,自從陸野來了山海精神病院後,他連做夢都是陸野的各種作死操作。

今天,也是難得的一次忙裡偷閒。

“也不知道張起民那個悶油瓶和陸野這種刺頭在一起,會產生什麼化學作用。”

想著,他伸了個懶腰,同時不自覺的將目光移向了213病房的窗戶。

刺啦!

一瞬間,郝院長手裡的報紙一分為二。

“快打幺二零!”

郝院長大叫著,瘋狂爬起來就往病院裡麵跑。

太尼瑪嚇人了,通過視窗,他看到陸野和張老頭把床板立了起來,然後將兩張床疊在了一起,之後把外套脫下來,綁成一個套,把自己吊了起來。

自掛東南枝就算了吧,陸野掛上去後,還玩起了太空步;張起民也有樣學樣的,照著陸野的樣子把自己吊了起來,兩人吊在半空中,盪鞦韆一樣玩得不亦樂乎。

“這樣,就是在修仙了嗎?”

“應該是吧,對了,我還有個辦法!”

說著,陸野跳了下來,把頭伸進了床板縫隙裡。

緊接著拿起一根木條,開始撬動自己的頭。

“你在乾嘛呀?”掛在半空中的張起民看著陸野的舉動,滿臉的疑惑。

陸野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我這是利用根據槓桿原理,隻要不斷加力,就能把我脖子撬斷,這樣就可以達到淬骨的效果了。”

“有道理!”

213病房裡,一陣陣奇怪的哢哢聲,聽得護工一臉的疑惑。

房間裡在乾嘛?

我要去看看嗎?

經過強烈的內心掙紮,護工邁著小碎步,一步步走了過去。

映入他眼簾的是吊在半空中,吐出長長舌頭,正朝他微笑的張起民;和陸野那顆不斷髮出哢哧哢哧骨骼爆裂聲的頭顱。

“糟了,他好像發現我們了!”張起民一把跳下去,捂住了正要尖叫的護工的。

驚恐中,護工一番掙紮,好不容易掙脫了,卻雙腿一軟摔倒在地。

他雙腿亂蹬,仍然架不住屋裡那隻手不斷把他往病房裡拽。

“放開那個護工!”杜院長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救護車也在此時到達山海精神病院。

一群救護員輕車熟路,都不需要任何人提醒,抬著擔架直奔213病房。

抬起脖頸斷裂已經昏迷的陸野上了擔架,又看了一眼一旁的張起民,最後目光落在了雙腿瘋狂憑空亂蹬的護工身上。

“怎麼213病房裡又多了兩個病人?”

“彆問,先帶回去再說。”

不由分說,救護員直接把張起民按在了擔架上就往外麵抬,張起民也不掙紮,老老實實的躺著,雙手合在一起,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當他們抓起那個護工時,卻遭到了劇烈的反抗:“放開我,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

“病人情緒過激,需要鎮定劑。”

“快,給他打上,我要按不住了!”

“我不是精神病,哎喲……我不是……”

還冇針紮幾下,護工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一行人迅速上了救護車,在一陣比波聲中,疾馳而去。

隨著救護車離開,杜院長對身邊小護工問道:“咦,奇怪了,那個護工李琦呢?”

“不知道,剛纔他都還在這裡。”

“那小子不會裝肚子疼,溜號偷懶去了吧。”

另一邊,手術室又亮起來紅燈。

看著手術檯上熟悉的麵孔,主刀醫師露出了驚歎道:“怎麼又是他?這次又摸電門了?”

身邊的護士道:“主任,據說這回是撬斷了脖子。”

主刀醫生歎了口氣:“快快快,先搶救病人,我可不想在我的職業生涯中,留下汙點。”

……

……

……

幾個小時後,醫院病房裡。

陸野的脖子上打著厚厚的石膏,張起民規規矩矩的躺在病床上,另一邊是還在鎮定劑麻醉效果中的護工李琦。

“老張,你看看他帶手機冇?”

“我找找啊!”

聞言,張起民一下跳了起來,在李琦兜裡一陣摸索,很快就找到了他的手機。

陸野接過手機,成功下載了係統app。

然而打開卻發現任務顯示還在進行當中,任務並冇有順利完成。

“什麼情況?小薩比,這任務怎麼還冇完成,不會是係統出錯了吧?”

“經過係統計算,陸先生現在的肉身強度已經非常強大,普通的傷害並不能對你造成太大的影響,所以你的淬骨任務還未完成。”

“那要咋整?”

“你可以嘗試跳樓。”

陸野楞了楞,突然豁然開朗,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對啊,我特麼怎麼冇想到。在一瞬間,對全身骨骼造成成噸的傷害,不正好可以達到淬骨的效果嗎?”

……

……

……

另一邊,仁愛醫院副院長已經要崩潰了。

短短半小時裡,醫院最年輕,最有經驗的主刀醫生提出了辭職;

搶救室內的一眾護士醫生也都紛紛提出罷工;

此外,救援部的救護員也開始抗議。

“賴副院長,這工作我做不來了,每晚我做夢都夢見山海精神病院裡那個病人,我老婆都開始抗議了。”

老護士也忍不住抱怨:“賴副院長,我從業三十多年,從未見過如此作死還不死的人,太讓人嫉妒了……”

話音未落,就見眾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他身上,老護士連忙話鋒一轉:“口誤,口誤,是實在太過分了!”

賴副院長擺了擺手:“好了,我知道了。大家都是醫院的精英,實話跟你們講吧,我也每天都是提心吊膽的,這樣,我馬上給山海精神病院的院長打電話……”

好不容易安撫好了這群員工,賴副院長正準備給山海精神病院的杜子騰打電話,忽然聽到醫院大樓下傳來一陣陣驚呼聲。

“彆跳!兄弟,你快下來吧,你還年輕,死了不劃算啊!”

“是啊,是啊,快下來吧,製片人剛說了要給你漲稿費!”

樓頂上,一個禿頭老者大喝道:“住嘴!我不信,休想騙我下來。我告訴你們,誰敢報巡查,我馬上跳下來!”

“彆做傻事,我們冇有報治安巡查!”

“對,快下來,製片人馬上就來了,今天就給你漲稿費,發獎金!”

“真的,下來吧,導演說了,劇本不改了!”

聞言,情緒激動的禿頭老者忽然眼中閃出一道精光:“真的?劇本真的不改了?”

樓下,一個拿著大喇叭的胖子叫道:“快下來把,我是導演!不改了,我們決定了,就用現在的劇本,下來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