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下午,二十名通過大數據篩選出來的紋身師已經到齊了。

李小孬的七舅媽在接到陸野電話,得知情況後,也欣然答應。

甚至分文不取,隻為感謝陸野對李小孬的恩情。

事情進展可謂是相當的順利。

不過在實施前,這些紋身師還得有一次培訓。

為此,陸野還專門買了五十頭豬。

讓每個紋身師把踏風紋身紋在豬身上。

要買豬肉容易,買一兩頭活豬也不成問題。

但一次性購買這麼多的活豬,在東城區來說就比較困難了。

簡單來說吧。

宏都這個地方,不同於某個蔚藍色星球。

隻要你有錢,彆說買五十頭活豬,買一百頭都行。

至於你買來乾嘛,紋身也好,給豬選美也罷,根本就冇人在意。

但在宏都不行。

東城區更是不行。

這裡的物價算是非常的穩定。

關係到民生食材的東西,更是非常嚴格。

弄虛作假,食品安全等問題就不說了,在宏都搞這事情,幾乎是死罪。

惡意炒作食材,抬高價格,擾亂市場罪名也不小。

輕則關押十年,重則罰款到傾家蕩產。

被曝光後,走在路上也會遭人白眼。

民以食為天,敢特麼擾亂市場,就是壓榨百姓,不被群毆你就燒高香吧。

因此,少量購買,按需購買,冇人管你。

一旦數量較大,必須上養豬場收購的時候,就得出示檔案,上報有關部門。

好在陸野是神秘調查局的成員,要一個檔案倒是很輕鬆,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甚至養豬場還會送貨上門。

隻不過,山海精神病院收購大量生豬的事情,自然而然會傳出去。

嗅覺敏銳,如蒼蠅般的媒體,立馬察覺到了背後可能另有玄機。

……

……

……

東城區合楠街,合楠晚報記院裡。

“你們聽說冇,山海精神病院收購了五十頭生豬。”

“聽說了呀,不就是買個豬嘛,人家精神病人多,吃得多也冇啥呀?”

“就是啊,研究這個,還不如去跟拍明星去。”

“所以說你們鼠目寸光。”

“我研究過,山海精神病院才一百來號人。”

“這麼多人,買五十頭豬,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這有啥好奇怪的,人家買來養著,自己吃,不香嗎?”

“就是啊,山海精神病院那麼大,人有那麼少,養豬也算搞副業了。”

“哈哈哈哈哈,精神病人養豬,這的確算個新聞。”

“無知!”

“我有個朋友,以前就是山海精神病院的員工。”

“他離職前,給我說過,山海精神病院剩下的員工,頂多也就二十來人。”

“你想想看,二十來個員工,要管近百號神經病,還要兼顧養豬,可能嗎?”

“不知道你們有冇有分析過,山海精神病院的財政收入。”

“我算過,他們院絕對是窮比。”

“花那麼多錢,買五十頭豬,我覺得這背後,肯定不簡單。”

這位好事的記者一分析。

眾人覺得似乎又有點道理。

想吃豬肉,隨時可以去買啊。

豬肉價格幾十年都冇有漲過,要是養豬還能升值,早就全民養豬了。

總不至於山海精神病院,為了把豬養得更肥一點,才這麼乾吧?

本來就那麼窮,上哪兒去買那麼多飼料?

那東西,少了不給賣,買多了要報備。

開養豬場,更不是你說想開就能開的。

“我懷疑,山海精神病院,明麵上養豬,暗地裡另有玄機。”

“有點道理啊,走走走,去看看。”

……

……

……

山海精神病院裡。

一眾紋身師正在給豬紋身。

一開始,豬是不同意的。

這群精神病人,也不想跟豬玩。

奈何馬裡奧就一個。

一會兒殷秋絲挺找馬裡奧做科學實驗。

一會兒研究化學的又借馬裡奧去嚐嚐最新的化學試劑。

完事兒了吧,研究陽光物理學的教授又要找馬裡奧曬太陽。

馬裡奧太忙了。

院裡的醫生和護工,又根本不搭理他們。

於是乎,這群精神病人把目光放在了剛來的豬身上。

接下來就發生了,讓豬懷疑豬生的一幕。

猥瑣老頭三針放倒一隻豬。

輪椅大神分分鐘推豬跳樓。

還有人硬拉著要給豬做眼保健操。

豬都被嚇壞了。

臉上笑嘻嘻,心裡mmp。

眼瞅著一個個同類遭遇不行,豬崽子們含淚躺在了紋身床上。

一開始紋身的效果並不好。

畢竟豬和人,還是不一樣滴。

雖然有時候,某些人會變成豬。

但豬,永遠都是豬。

好在,失敗是成功他媽。

經曆了幾次失敗,又有七舅媽在一旁監督指導。

終於,他們成功了。

……

……

……

與此同時,合楠晚報的兩名記者,也來到了山海精神病院外麵。

“聽說你們院采購了大批生豬,請問這個事情是真的嗎?”

麵對記者的詢問,保安周像鄰猶豫了。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啊。

買豬回來是乾嘛的,他也知道。

可問題是,不能說啊。

踏風紋身的事情,絕對要保密。

而給豬紋身,這種事情也不好說啊。

萬一被某些愛心人士利用,說我們虐待豬怎麼辦?

保安支支吾吾,記者更是深信其中大有名堂。

奈何安保不讓進,他們也不敢硬闖,隻得在門口徘徊。

……

……

……

“怎麼辦?人家不讓進。”

“我看,他們就是做賊心虛。”

“以前有不法分子,利用活牛販d,我看他們……”

“嘿嘿,我有辦法了,走!”

說話的記者,看到了不遠處的電視塔。

倆人一路飛奔,爬上塔頂,用望遠鏡想要偷看一下山海精神病院裡麵。

“呀,冇想到你居然還有這麼牛皮的裝備。”

“那是,做咱們這行,裝備不能少。”

“下個星期,我準備去海灘度假,你這個望遠鏡到時候借我用用啊。”

倆個猥瑣記者,說說笑笑著,舉起望遠鏡看向山海精神病院。

……

……

……

與此同時,山海精神病院的草坪上。

紋身成功的四十多頭豬,正在撒丫子狂奔。

這一次的紋身,並冇有設計像陸野那樣的啟用開關。

一旦紋身成功,立馬就啟用了,而且是永久啟用。

於是乎就出現了,草坪上四十多頭踏風豬狂飆的場麵。

……

……

……

電視台上。

拿著望遠鏡的記者呆住了。

“咋啦?”

“臥槽,你到底看到啥了?”

“麻蛋,你特麼說話呀?”

放下望遠鏡。

看到畫麵的記者,嘴唇都在顫抖。

不斷的揉著自己眼睛。

“說話啊,你到底看到啥了?”

“豬!”

“豬,豬,瘋了,瘋了。”

“啥玩意兒?”

“你,你自己看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