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的好。

冇吃過豬肉,你丫還冇見過豬跑嗎?

這一刻,記者開始懷疑人生了。

我吃過豬肉,但還特麼真冇見過豬跑。

有這麼跑的豬嗎?

這還是豬嗎?

不對!

這一定不是豬。

肯定是套著豬的皮。

對!

就是這樣,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假豬套!

……

……

……

另一邊。

山海精神病院裡,院長辦公室裡。

陸野正趴在窗台上,看著這群豬撒歡。

雖說哼哼唧唧的豬叫,聽起來略有喜感。

但在陸野眼中,這群豬可非同一般。

之所以要弄這些豬出來。

除了讓紋身師練習紋身之外,陸野還另有打算。

好好養著,養肥點,養壯點。

將來這群豬,就是自己的重要底牌之一了。

“唉,我要是有個能和動物溝通的金手指就好了。”

說話間。

撒丫子狂奔的四十多頭踏風豬,跑著跑著,突然摔倒在地。

躺在地上,大口喘息著。

“三分三十秒!”

“還不錯,這群豬崽子的體質,居然比王院士好。”

“果然人不如豬啊!”

得虧王院士這會兒不在。

要聽到這個,也不知道會作何感謝。

不過事實還真就是這樣。

這群豬崽子的表現,比當初王院士剛紋上踏風紋身的時候好多了。

而且這些豬紋的還都是永久性啟用的踏風紋身。

相當於它們一直都處於消耗階段。

能在第一次就維持三分鐘的踏風步,已經超乎了陸野的象下。

看了看躺在地上休息的豬。

又看了看桌上的雷符紋身樣本。

陸野嘴角忽然勾起了一絲笑容。

惡趣味上頭,陸野拿起了電話。

“喂,小和尚?”

“陸哥,有何吩咐。”

“這些紋身師裡麵,誰表現最好。”

“把那個表現最好的人,叫到我辦公室來,我有個新任務交給他。”

……

……

……

與此同時。

電視台上麵。

被重新整理三觀,懷疑自己看到假豬套的記者將望遠鏡遞給了自己的同伴。

“你,你自己看,麻的,瘋了,瘋了,這些豬瘋了。”

同伴疑惑的接過望遠鏡,就朝山海精神病院的草坪望去。

雖然居然挺遠的。

但在專業望遠鏡麵前,一切都是小意思。

一眼看去。

草坪上,正躺著一群豬。

看樣子,這些豬好像是在曬太陽。

“小李,你剛纔看到啥了?”

“王哥,豬,一群豬,瘋了,肯定是假豬套。”

“假豬套?”

“你特麼瞎呀?”

“王哥,真的。”

“滾,自己看。”

說罷,王哥將望遠鏡塞到了小李手裡。

再次拿起望遠鏡看去。

小李驚呆了。

尼瑪啊。

這畫風怎麼不一樣了?

不對啊!

剛纔這群豬不都還是假豬套嗎?

咋這就躺著休息了?

“早說了,讓你整天多喝點營養快線。”

“整天跑213站去學舞蹈,學遊泳,學跳高跳遠,你這身體跟得上嗎?”

“王哥,我冇有……”

“年輕人,要懂得節製,貪多嚼不爛。”

“多跟哥學學,就盯著一個看,看多了,你就進入賢者模式了。”

正說著。

忽然間,四周傳來一個男人喘粗氣的聲音。

兩人皆是一愣。

緊接著就看到一個像木乃伊一樣的禿頭老者,爬上了電視台。

為什麼說是木乃伊呢?

主要是這人全身上下都綁帶,似乎一條腿和一隻手上還打著石膏。

就露著一個禿頭在外麵。

“臥槽,哪兒來的妖怪!”

老者楞了一下,疑惑的看著兩人問道:“請問,你們也是來跳樓的嗎?”

聞言,王哥呆了一下。

跳樓?

跳什麼樓?

等等!

莫非這人是來跳樓的?

我靠,這裡麵有新聞啊!

“你是來跳樓的?”

“是啊。”

“太好了!”

“什麼?”

“不是不是,我們是記者,老大爺,你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們說。”

“對對對,我們是記者,我們可以給你曝光。”

聽到這兒。

老大爺哇的一下就哭了。

“你才老大爺呢,我特麼今年才二十五。”

“你們,你們真是記者?”

“是啊,是啊,我們是合楠晚報的。”

“我是一名編劇,我要曝光,我要曝光。”

小李和王哥對視了一眼。

兩人眼中都閃過一絲興奮之色。

“這個人我來采訪,你繼續盯著山海精神病院。”

“放心,功勞咱倆平分。”

“好吧。”

“去吧,盯仔細了,有事情馬上叫我。”

兩人商量完,王哥便開始采訪這位苦比的編劇。

小李則拿著望遠鏡繼續監視。

……

……

……

與此同時。

山海精神病院裡,陸野抱著一隻豬,正往草坪上走。

實驗了多次之後,終於成功了。

看來豬和人是一樣的。

也有不同的命相。

試了好幾次之後,終於有一隻豬在紋上雷符紋身之後,可以成功啟用。

當時成功的時候,豬身上瞬間就起了一層電弧。

由於豬不會控製。

電弧越來越強,還閃出劈裡啪啦的電光。

紋身師都被嚇尿了。

得虧陸野眼疾手快,把豬皮推了推。

讓紋身變形,這纔沒讓紋身師被活生生電暈。

來到草坪上。

陸野將豬往地上一放。

手一鬆開,豬皮恢複正常。

電弧一下就出來了,閃著劈裡啪啦的電光。

不明所以的豬,被嚇得哼哼叫著拔腿就跑。

……

……

……

另一邊。

電視塔上,小李一臉懵逼。

冇道理啊?

我特麼明明看見一群豬在瘋跑。

莫非是我錯覺?

難道真是我營養不良了?

正疑惑著,猛然間小李就看到一隻發光的豬在草坪上奔跑。

“臥槽,臥槽,臥槽!”

“豬,豬,豬,電,特麼的帶電。”

“王哥,快看,快快快,我冇有騙人。”

正在采訪跳樓編劇的王哥,翻了個白眼兒。

沙比吧?

豬還帶電?

你特麼怎麼不說豬還冒火呢?

想歸想,他還是耐著性子接過瞭望遠鏡。

……

……

……

山海精神病院草坪上。

雷符紋身的豬,還冇跑幾步。

咚的一下就倒地了。

相比起踏風紋身,雷符紋身的消耗更大。

陸野看了看時間,僅僅隻維持了半分鐘。

和陸野預想中的一分鐘,還差了一半。

唉,看來製造一群踏風奔雷豬的計劃,還是得從長計議。

得從改變豬的體質開始。

……

……

……

同一時間。

王哥接過瞭望遠鏡,朝著山海精神病院望去。

皺了皺眉,王哥深吸了一口氣。

心中暗暗的告訴自己,不生氣,我不生氣,我一點都不生氣。

十秒後,他放下望遠鏡,微笑著朝小李豎起來大拇指。

“好,很好,非常好。”

“繼續監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