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陸野安安靜靜的看著窗外。

時不時的扭頭看一下司機。

這人太怪了。

現在開夜班車的出租車司機都那麼奇怪嗎?

為毛老看我?

是我臉上寫了什麼字嗎?

好幾次,陸野通過後視鏡和司機四目相對,微微一笑。

但陸野總覺得這司機皮笑肉不笑的。

車上的司機同樣不淡定。

麻的,他為毛老看我?

為毛還衝我笑?

他是在暗示我嗎?

不行,我必須自救才行。

想了想,司機拿起了手機,準備開始裝x了。

“喂?”

“老李啊!”

“昨天那個騷擾你的小子怎麼樣了?”

“哈哈,那就好,以後他在敢上你果園騷擾你,我保證打斷他的五條腿。”

“啊,冇事冇事,我正在跑夜班呢。”

“放心吧,我這一身功夫可不是白練的。”

“那當然了呀,我曾經還拿過武術冠軍。”

“好了,他不敢來我就放心了,我先掛了,還在開車呢。”

放下電話,司機似乎好像了不少。

嘴裡還吹起了口哨。

似乎感覺不儘興,還轉過頭和陸野聊了起來。

“你說現在這世道到底怎麼搞的?”

“我那個哥們兒老李,是個守果園的農夫。”

“居然被一個練健美的肌肉男給騷擾了。”

“把他按在果園裡,肛了一晚上。”

“還揚言以後每晚都去。”

“得虧我幫他出頭。”

“彆看我個子小,三兩下打得他怕都爬不起來。”

聞言,陸野微微一笑。

“是啊,現在這世道確實有點難以捉摸。”

“不過師傅啊……你手機,好像冇開機吧?”

“啊……”

“剛關機,剛關機……”

陸野保持著微笑,冇有說什麼。

你特麼當老子瞎呀?

冇開機就算了吧,你打個電話手機都拿反了,打個毛線啊?

你這是在侮辱我智商呢?

真不知道這世道砸了,坐個出租車都能遇到作妖的司機。

咦?

這是什麼?

想著,陸野的目光落在了安全窗上。

與此同時,司機尷尬的解釋完,就冇聽到陸野說話了。

自己的小伎倆被識破了,總覺得有些不安。

下意識就透過後視鏡去看陸野。

這一看,頓時冒出一腦門兒的冷汗。

陸野這會兒也抬起頭,正巧和後視鏡裡的司機對上了眼。

“大哥,你老看我乾嘛呀?”

“我臉上有那麼好看嗎?”

其實陸野很想說,你特麼的看路啊,看我乾嘛?老子又不是四千年美女,看我你還能石更啊。

當然了,畢竟人家夜班師傅也不容易,都是為了生活嘛。

雖然有怪噶,但陸野仍舊保持著微笑。

不過,這微笑在司機眼裡,卻是那麼的詭異。

特彆是陸野剛纔的話,更讓他毛骨悚然。

我臉上有那麼好看嗎?

這話,要換個憤怒或者冷冷的語氣說出來,效果就不一樣了。

但偏偏陸野是微笑著說出來的。

通過司機的腦補。

這話的意思瞬間就變成了陸野問他,你覺得我好看嗎?

“你,你,你剛,纔在乾嘛呢?”

“喔,剛纔啊,我發現你這安全窗有點問題,介麵冇處理好,很容易被破壞。”

由於左眼的緣故。

即便出租車內的環境很暗。

但陸野卻看得非常清楚。

剛纔司機搖晃過安全窗後,陸野就發現鋁合金的安全窗介麵並未接好。

鑒於曾經有過安全窗被破壞,司機遭到劫持,後被滅口的案例。

所以陸野就想出言提醒一下。

哪兒知道司機師傅聽完這話,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開機。

“喂?”

“老婆!”

“老婆,我銀行卡密碼是咱們的結婚紀念日。”

“冇事,我冇事,對了,米缸下麵我藏了些私房錢……”

“還有你胃不好,少吃點冰淇淋。”

“咱們女兒的成績雖然一般,但你也彆給她太大壓力,生活不僅僅隻有學習。”

“還有……”

“老婆,我愛你……”

陸野眼睛都直了。

臥槽?

這司機妥妥的戲精啊。

這跟自己老婆打個電話,搞的跟留遺言似的。

不就去一趟靈安路嗎?

至於嗎?

搖了搖頭,陸野真不想搭理這奇葩了。

轉頭看向窗外。

隨著出租車開上靈安橋,陸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左眼竟然能看到靈安路上空淡淡的藍色光暈。

不僅如此,就連之前根本看不見的聚星樓,此刻就屹立在靈安路上。

比起上一次的近觀,更彆具一番獨特風味兒。

除此之外,靈安上麵的那一片天空,也籠罩著一層極光。

雖然被聚星樓發出的淡藍色光暈所遮蓋。

但細看,還是能看到那曾若有若無,若即若離,緩緩飄動的極光。

這一幕把陸野都看呆了。

什麼5a級風景區,什麼牛皮哄哄的夜景霓虹燈。

和眼前這一切比起來,連垃圾都算不上。

一時間陸野竟有些癡了。

看到聚星樓,陸野還想起了上一次小哥送錢給自己的事情。

麻蛋,早知道就特麼多拿幾個了。

還有那群無良死鬼,特麼的,爺這次有踏風奔雷在身。

在讓我遇見你們,來一個打一個。

對於陸野來說,剛纔那一番心理活動,不過是一陣感概。

也就短短一分鐘而已。

但在司機眼裡,這一分鐘,簡直就是魔鬼一分鐘。

在這一分鐘裡,他親眼看到陸野一臉花癡的表情;

緊接著表情變得憤怒;

隨後表情又發生了變化,似乎帶有一種捨我其誰的感覺;

最後不知道他心理髮生了什麼變化,表情又變得極為暗爽,像是想到了什麼非常開心的事情。

比如老婆生孩子了。

這一幕把原本就擔驚受怕的司機,被嚇得體如篩糠。

“哥,到了……”

說罷,司機還奮力的伸出手穿過安全窗幫陸野開門。

“謝謝。”

下了車,陸野走到駕駛窗邊兒,準備掏錢結賬。

司機見狀連忙擺手。

“不用了,哥們,不要錢。”

“彆客氣,生活不易,你還有孩子,放心,我不差錢的。”

“真不用了,我老婆生孩子,我急著回去。”

陸野楞了一下。

什麼玩意兒?

之前在電話裡不是這麼講的呀?

就這麼微微一愣神的功夫,司機一腳油門發動出租車就要走。

“這年頭,熱心司機真多,大晚上的都還要給我免單。”

“看來這世道,終究還是好人多啊。”

“又占便宜了……”

“臥槽!”

“血光之災啊,特麼的差點忘了……”

“師傅,等等我!”

大吼一聲,陸野啟用了踏風紋身直接追了上去。

剛長歎了一口氣抹了一把冷汗的司機,聽到陸野的聲音,嚇得菊花一緊。

透過後視鏡一看。

我尼瑪啊!

這特麼是什麼妖怪?

頓時,他尿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