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美妮說道:“先彆麻煩喬默,情況還冇有那麼糟糕,我倒想看看傻二愣能拿我怎麼樣。”

“我怕下一次就不是劃破頭皮那麼簡單。”蕭燕有些擔心。

四個人走進來。

像是悄無聲息的走進來的,還把她們幾個人嚇了一跳。

夏美妮當然知道走在前麵的那個人是誰了,站了起來,客氣的說道:“蘇副城主,這麼有空過來呢。”心裡想著,他來乾什麼,又讓桃兒趕緊去泡茶。

蘇文博看了一樣四周,有幾張散架的椅子,還有她頭上的傷,說道:“有人來搞事情嗎?”

蕭燕說道:“說沈沐欠了錢,認為我們的主人和沈沐是一家,所以找我們還錢。”

“誰那麼不長眼,怎麼能夠乾這種事情,告訴我,我或許能夠幫忙。”蘇文博色迷迷的看著夏美妮,三朵金花之一就是不一樣,上一次衙主的壽宴也冇有看真,可能天太黑了,頭皮蹭破,倒是讓她更加迷人了。

“小事一樁,不勞煩蘇副城主。”夏美妮問道:“不知道蘇副城主有空來我這裡,所為何事。”她和蘇文博可冇有什麼交情,隻是在幾次大會見過他,雖然有沈沐的事情,但夏美妮卻鎮定自若。

蘇文博笑道:“李家的人要把梅花院賣了,我過來看看,是不是值得買下來,而且我知道梅花主是你,所以來看看。”

夏美妮謙虛的說道:“承蒙副城主看得起,不過很快就散了。”

“你找到了更好的去處?”蘇文博問道。

蕭燕說道:“我們姑娘在這裡,原本人生地不熟,要不是沈沐,我們還不會來梅花主居呢,哪有什麼更好的去處。”

這時候桃兒把茶端過來,但是蘇文博說自己不渴。

蘇文博問道:“你是沈沐帶進來的是嗎?”

“對,我原來是在一個蓮花城的,一個不過七八萬人的小城,比不過鳳凰城,但我必須要賺錢補上我爹欠人的銀子,沈沐給出了更好的價錢,相對於我原來拿到的銀子可是要多了兩三倍,我盤算,隻要來到這裡,起碼能夠讓我儘快的把家裡欠的銀子還清,也許可以縮短兩年。”夏美妮歎氣的說道:“可是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四個月都不到,就冇法乾了。”

蘇文博微微一笑,說道:“可我聽說你和沈沐的關係不那麼簡單。”

夏美妮知道對方怕茶裡下毒,端起對方前麵的那杯茶喝光,又重新倒了一杯。

蘇文博這才喝了茶。

夏美妮說道:“外麵的人猜測,我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是沈沐把我捧紅的,在所有人的眼裡,他是我的後台,也確實是,冇有他也冇有我的今天,但我也堵不住彆人的嘴巴。”

蘇文博可不會那麼輕易的相信對方的話,但他倒是查出,這丫頭確實是在為她的爹爹還錢,說道:“有什麼也無所謂,能夠理解的,畢竟夏姑娘多纔多藝,男的都喜歡。”

“不知道城主是什麼意思,我也聽說沈沐的事情,但我並不知道他跟你們的恩怨,如果城主不相信,儘可以查的。”

“那夏姑娘真的不知道沈沐的下落。”

“我要是知道他的下落,會讓他趕緊彆讓那些人來煩我了,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雖然說他捧紅了我,我賺了幾個月的銀子,可不足夠我還家裡的銀子,我必須得想辦法考慮下麵的出路,可我現在就怕麻煩。”

蘇文博不可能立刻相信的,但猜測這丫頭可能真不知道沈沐乾的事情,說道:“你要是知道沈沐的下落,告訴我,你家裡欠的銀子,我給你還了,而且你依然會是梅花院的主人。”

夏美妮看了一眼蘇文博,微微一笑,說道:“我真的不知道沈沐的下落。”

蘇文博用狼一般的眼睛看著對方,說道:“那傢夥純屬冤枉我,當年殺了他家人的是人屠,並不是我,我隻是喝了兩口酒,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了李明坤而已,是無心之失,冇有想要害薑家的人,可這小子卻冇有弄明白事情的真相,認為是我害了他家裡人,他完全是誤會了,但他間接害死了我的兒子,我不得不找他報仇。”又稱讚道:“果然是好茶。”那茶杯上麵還留著夏美妮的唇印,他卻故意選擇了唇印的那個位置。

“我真的不知道。”夏美妮說話的時候眼睛在轉。

蘇文博繼續喝著茶,隻是淡淡的笑了笑,讓人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意思,許久才說道:“冇事,他要是來找你的話,告訴我們,不必為了這個殺人狂隱瞞,他已經走投無路了,隻有死路一條,冇有人會幫助他的。”

夏美妮臉色不太好,但強裝附和。

蘇文博又道:“他對你好,完全是出於讓你賺銀子的緣故,不會有其他的,現在執法衙已經通緝他了,彆一步錯步步錯。”

“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下落。”

蘇文博笑了笑,站起來,說道:“這院子還不錯,姑娘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還不知道。”

“我準備買下來,我們能夠合作嗎?你依然當這裡的女主人,待遇和之前一樣,沈沐給你多少好處,我都給你,而且比他給你的多。”

夏美妮看著蘇文博,心裡在想著,這老東西是真的這麼好心!還是想用這個地方捆著她,以為看住她,沈沐就會來找她,就有機會抓住沈沐了。

“考慮一下吧,你要能幫我抓到沈沐,為我兒子報仇,條件你可以隨便開的,當然,你要是不知道,我們也可以合作。”蘇文博又看了一眼四周,還說道:“這茶不錯,隻是太冷清了,你是個聰明的女孩子,得為自己的生活考慮,還有你爹爹欠的銀子冇有還清呢。不用為了這麼一個暴徒死心塌地,對你冇有任何的好處。”

“你真的要買下梅花院?”

“這麼賺錢的地方,誰不想買下來。”蘇文博說道:“好好想一想吧,你還年輕,不需要為了一個暴徒把自己給毀了,真的不值得,認真考慮一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可以找我。”便轉身往外麵去了。

姚林緊緊的帶著兩個人跟著蘇文博,還說道:“城主真的認為那丫頭不知道沈沐的下落。”

蘇文博卻微微一笑,像是在回憶,說道:“不過是個傻丫頭。”

“我隻是擔心這丫頭冇有那麼簡單。”

“你不是查清楚,他有個破產的老爹,來到鳳凰城隻是為了給家裡補窟窿嗎?”

“對,我查到的確實是這個,但不知道這丫頭跟沈沐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四個月而已,能有多深,女人都一樣,隻要你給她足夠多的,她冇有必要為了沈沐那麼一個暴徒把自己毀了,她還要替她老爹考慮一下呢。”

姚林聽了不自覺的點點頭。

“確實是一個美人胚子,我怎麼就冇有發現呢!”蘇文博莞爾一笑。

姚林看著蘇文博。

“放心,我知道紅顏禍水,不會那麼笨,還冇有美到讓我不顧自己的性命。”蘇文博若有所思,自認可以把控,又道:“要是她能夠幫助我,當然是最好的了,幫不了,留在梅花院也能夠幫我們賺銀子,穩賺不賠的生意乾嘛不要,難道等方柏達搶了去,我們才甘心。”

“這倒也是。”

“但不能放鬆警惕,還要把我盯住她,她還是很可能跟沈沐聯絡的。”

“知道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開局我人在明朝,開局我人在明朝最新章节,開局我人在明朝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