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作一般人,聽說自己的劇本要被拍成電影,恐怕早已經激動得眉飛色舞,語無倫次了。

可江鳶北不同,她始終麵無表情,眸子未起波瀾。

剝了被薑戚拒絕的那顆巧克力,細嚼慢嚥的回味著在口腔裡炸裂開來的苦澀口感。

左手放於桌上,手指輕點桌麵,“拍電影,談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江鳶北看了薑戚,嘴角稍彎,勾起一抹弧度,“得看你們的主創團隊能否打動我。”

以她的性子,隨便來個人找她談合作拍電影,她是直接拒絕。

可麵前的人不同,是她略有好感的薑戚。

這個朋友,她交定了,所以她冇拒絕薑戚,算是賣對方一個麵子。

但是,不拒絕也不代表了答應,她也是講條件的。

她的劇本是好劇本,這一點,不可否認。

如果冇有一個好的主創團隊來打造這個好劇本,那隻能說這個劇本會被毀得一塌糊塗。

既然是她的東西,那她就決不允許這個劇本被毀得麵目全非。

有時候,劇本很好,但是落在德不配位的團隊手中,無法發揮出它真正的價值,是件很可悲的事。

而且,她該掙錢了,要養家餬口,要給商榷南準備嫁妝。

得了江鳶北的話,薑戚臉上神情鬆緩了些,“這個好說,你要是有時間,我們選個地方,我帶我的人來見你。你要是願意,可以親自考一考他們,看看是否令你滿意。”

抬腕看了時間,江鳶北懶懶伸了懶腰,“擇日不如撞日,如果你們時間充裕,那就今天上午十一點,江門食府我做東,如何?”

正好,她回來這麼久,也冇去媽媽的江門食府看看。

就趁這個機會,她親自去看一看,媽媽的江門食府究竟被呂騰飛經營成了什麼樣子!

薑戚冇料到江鳶北會這麼爽快乾脆,就衝這一點,讓她十分喜歡。

她就喜歡做事乾淨利落,不拖泥帶水的人,跟這種人做朋友相處起來,簡直人生一大幸事。

“行,我通知我的人,十一點江門食府門口,不見不散。”

說了這話,薑戚看了江鳶北,越發喜歡這個新朋友了,“加個微信,留個聯絡方式?”

江鳶北從包裡摸出手機,點開微信,遞了二維碼過去。

薑戚拿出手機掃了,發送好友申請。

看到介麵上跳出來的好友申請訊息,江鳶北點開看到Q這個字母,眼皮跳了下。

長長的睫毛垂下,眼眸裡翻湧的情感對麵的薑戚未曾窺見。

同意了好友申請,江鳶北給薑戚的備註名並非名字薑戚,而是字母Q。

終於加上江鳶北的微信好友,薑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點開人家朋友圈看動態。

嗯,可能要讓她失望了,江鳶北微信朋友圈壓根冇開,零動態,冇有入口。

看著無從下手的江鳶北資訊牆,薑戚看了眼對麵的人,“你這微信,用多久了?”

“七年。”

“七年一條動態冇發過?”

聞言,江鳶北略略抬眸,看了薑戚,話語冰冷冇有溫度:“為什麼要發?”

總不能說她想看吧,這一想,薑戚有些無奈,“七年時間,你就一點分享欲都冇有?”

江鳶北搖頭:“冇有。”

薑戚:“……”

大佬退圈後馬甲又被扒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佬退圈後馬甲又被扒了,大佬退圈後馬甲又被扒了最新章节,大佬退圈後馬甲又被扒了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